摩的车手天小青

冷淡型骚话毒瘤,大名天青

脑洞,古代pa,主要对日本文化了解不深,也不想考据,就架空古代。

天下霸主三日月大名,身着礼服时顶上的十二旒精致的珠通透晶莹,碰撞时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。面上涂上隈取,沿着眼尾延伸出淡淡薄红,精致的面容在旒后影影绰绰。深蓝的礼服印上繁复的暗纹,身后是十二人的仪仗,所经之处人皆拜服。

身着简单浴衣的时候,鬓发潮湿,连睫毛上都沾着薄薄水雾,赤足露出白皙的脚踝。抱着婶婶走在曲折的回廊上,脊背挺直,仿佛披着清冷的月光,袖摆和束起的长发随着动作一晃一晃。
可即使如此,所有的侍从也不敢抬头直视,远远地看到便跪下,将额头触及冰冷的地面,直到大名走过了,看不到背影了,才敢抬起。

而有一天,婶婶回到了十年前,在樱花树下碰见了十年前的三日月。

那时候的三日月还并不是取得了天下的主人,甚至连那时大名所居的高高阁楼也只遥遥望过一眼。
尚且青涩的少年骑上战马四处征战,在拼杀与血中渡过,面对的是战场与暗杀。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过明天,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别人的战利品,不知道明天又将去往何方。

在某一天,于樱花树下,碰到了一个女人。他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向那个女人倾诉自己的迷茫,或许是因为明日就要前往他乡。

女人听完后,伸出手,指向大名所居的高阁。
“无需迷茫,紧握你手中的刀吧。”
“你将成为天下的主人,坐于高阁之上。”

“你既不是神使,也不是巫女。为何如此信誓旦旦地向我言明天下所趋?”

“但若我真为天下之主,那便拿着这个来到高阁”

“我允你一个愿望,倾天下之力。”

三日月宗近。
跨越了时间的洪流名刀,天下五剑中的最美之刃。

所化成的人形也如平安京中翩翩公子,清雾雰雰,折露沾袖。
岁月在他眼中沉淀,看过太多的事世变迁,就算敌军的刀锋都迫到了他的眉前,这位付丧神的神色也不会有太多动容。

所以大多数时候,即使鬓发濡湿紧贴脸侧,即使逼迫身下的少女顺从自己,逼迫她说着一些暧昧至极的话语。他的表情仍然冷淡又克制,看起来有余裕地很,眼中的月色也像是从窗外映入的月光般清浅。

但谁也不知道他快控制不住了,掐在少女腰间的手力道越来越重,逼迫她更加、更加地贴近自己,留下了青色的指痕也不自知。探入身下少女指间的手也越加紧扣,力道大地像是要把她揉碎了握在掌中,收也收不住。

这时无论少女提出什么要求恐怕都会答应,无论想要什么都答应,无论什么都答应。

真是要命。

【刀剑乱舞】【鹤婶】交锋01

乙女向

鹤婶

吸血pa

ooc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我的心将化为光之碎片”

“连接所有生命,谓之喜悦”

“我的思念将溶于世界之中”

“连接你的明天,谓之喜悦。”

 

这次的是的场地是由一个富商提供的。大约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炫耀他引以为豪的财力,最终选择了这个空旷的拱顶式建筑。拱顶上雕刻着华美的浮雕,神的脸庞温柔又慈爱。

通过匠人的手,将一段段创世的神话变成一幅幅画面,映入信徒的眼瞳,铭记在心。

 

而在那些客人们的视野里,是洋溢着青春的少女们随着音乐歌唱,被浆洗地纯白的斗篷看上去圣洁又柔软,双手合十抱在胸前,紧闭着的眼睫轻颤如蝶翼,微扬的脸好似正聆听着神明的密语。不同的清丽声音在此汇集好似圣咏,有如神话般美妙。

 

黑发的少女也歌唱着,身边伙伴发出的声音与建筑物聚拢的回声交织在一起,于耳边隆隆作响。过于响亮的声音对收集的器官成为了负担,连耳廓都好像有些刺痛,她厌恶地皱眉,却又飞快地舒展,以免被某个修女发现然后克扣今晚的食物。

 

“啊,真是如圣咏般的声音。”

“……感谢您的谬赞。”

最后一个音节从唇齿间流淌而出,这场宴会的序幕终于被拉开了,富商带头抚起了手掌,然后在宾客们迅速跟进的掌声中与带领的修女们寒暄。

 

但是这场宴会是与他们无关的,在掌声里黑发的少女和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退场,默不作声。

他们客气又不容拒绝地被要求离开这富丽堂皇的场所,来的时候是温暖舒适的午后,走的时候星星和月亮已经高悬于天际。

 

而饥肠辘辘地回到教会,迎接他们的依旧是乏味的干面包与一成不变的浓汤。

 

“今井,你再不吃一点吗?”

到了餐桌前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分为几个小团体,和交好的朋友挤在一起密语,连千变一律的干面包都能嚼出一朵花来。

 

今井也是一样,即使她的人际关系乏善可陈,在她匆匆咽下面前半份面包就作势要离开长桌的时候,身边的女孩子还是小声地叫住了她。

 

“……我太胖啦。”今井绕了绕垂下的黑发,抿抿唇还是贴在女孩的耳边如实说出了答案,然后提着一盏油灯飞快地跑出了正厅,像是身后有猛兽追赶。

 

有时候真话比谎言好地多,况且就算她说了真话,也不会有什么纰漏。

 

今井一口气跑到了正厅里的走廊,在通往花园的路上有一面并不十分清晰的全身镜。

 

那是或许是一面废弃的镜子,不再能映照出清晰的人影,扔掉又太过可惜。所以被丢弃在角落,久而久之,修女们也忘记了它的存在。

 

但是对今井来说这却是难得的宝物,因为清晰的镜子只有修女的房间才会有。

 

她很快就找对了地方,驾轻就熟地把灯往地上一放,就这清冷的月光和浑浊的玻璃灯盏里透出的光晕整理身上的衣物。

 

毛躁的头发要一一抚平,卷起的衣物边角要小心地揉开,还有沾上泥点的白袜、变得凌乱的黑色颈圈……

 

等所有的一切整理妥当,她又不放心的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,才提起油灯往花园里走。前行的速度比起之前跑过来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缓慢,她昂着头,好像她并不是某个教会收养的孩子,而是某个贵族淑女。

 

她小心地拖着白色裙装,在花园里走了一圈才终于找到一枝盛放的玫瑰。小心的避过尖刺,摘下在手中把玩,她终于在心里开始呼唤。

[鹤丸……鹤丸国永。]

 

她心不在焉地把玩着玫瑰,捏着它的枝条在手指尖滚来滚去。悄悄地数着数字,心砰砰地跳动着像是第一次听见鹤丸声音的那个午后,像是翻进修女的房间阅读那些爱情小说的夜晚。

 

数到十的时候,她听见了期待已久的声音。

[哟,今井,今天过得如何呀?有好事发生吗?]

 

她立刻开心起来,将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一股脑儿地倾诉而出,事无巨细,连每天晚餐一模一样的干面包都小声地嘀咕着,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,末了才尴尬地住了嘴,觉得自己比教会里最年长的修女都要喋喋不休。

 

鹤先生不会喜欢的吧?

她想着,下意识地用指甲去抠白裙上的纹路,可这种动作既不能让她变得漂亮又富有,也不能让她停止这种想法。

鹤先生是多么好的人呀,他该是在舞会上结识一个又一个温柔美丽的贵族女孩,而不是听自己这个没什么教养的乡下女孩抱怨生活的琐事。

 

她又数着数,可是这次她数到了三十,却依旧没有回音。

 

[鹤先生呢?在做些什么呢?……是在忙吗?]

她鼓起勇气,再一次问道。

 

 

 

 

“当——!!”

刀身相撞的声音。

 

刀与刀擦碰,刃与刃相向,因主人力量的抗衡而划出金属特有的刺耳声响,‘咯吱咯吱’地令人从脊椎到后槽牙一路激起鸡皮疙瘩和酸意。

 

对方的力量从相接的刀刃毫无保留地传递到自己的手腕,肌肉和神经带动着似乎连骨骼都紧绷着蓄势待发。

白色长靴在地上碾出一道泥印,金色的链子也因为动作碰擦出悦耳的响声。

 

银发的青年被胁迫着后退了一步,他的神情终于不再是那样随意的了,熔金的眼瞳稍稍眯起,紧抿着唇画出漂亮的线条,露出的表情不再是优雅的白鹤,而是雪原上正在猎食的某种白色猛禽,蜷缩起利爪只为致命一击。

 

[啊抱歉抱歉,只是在教训跑到我家来的老鼠,稍微走了一下神,没有忙啦。]

可是他回答少女的语调仍是平稳的,甚至还有些调笑的意味,好像是正在自己的城堡里漫步沐浴着阳光,信手折下一只盛放的太阳花。

 

但他不会去沐浴阳光,他的城堡里也没有太阳花。

 

身体里奔腾流淌的古老血脉促使他行走在黑夜,城堡的花园中盛放着鲜红的玫瑰。

 

他后退一步放弃力量的直接抗衡,一晃到了敌人的身后,白色的身影依旧显眼但速度让他避免了这些劣势。

 

“当——!”

第一刀。

直接迎上对方抗衡的刀刃。

 

[唔,老鼠吗?]

少女的声音是充满活力的,通过某种奇妙的魔法传入青年的耳中,似乎还带着她这个年纪的姑娘花一般的娇嫩,柔软的花瓣下是饱满的汁水,轻轻一掐,便缓慢地沁出。

 

她回答的声音犹犹豫豫,末尾音节拖地又长又含糊,仿佛含了一颗糖果,贪恋舌尖甜蜜的孩童。

鹤丸才意识到信口捏造的谎言是否不太妥当,他与人类少女最多的接触无非是撩起她们海藻一般铺散的发,将獠牙埋入她们柔软的脖颈汲取血液。

十六七八的少女正在最可口的年纪,奔腾流动着的血液甘美又令人沉醉。

 

那样柔软的女孩子,该是惧怕那些阴暗的东西吧?

她们鲜活而散发着活力,沐浴在阳光下的肌肤散发着温暖,发间别上一支鲜花就是最好的装饰。

 

[不知道呢,或许不是?但已经被我赶跑了,不用害怕。]

他回答着,又迅速地挥出第二刀。

 

白色的刀尖从右下挑开阻拦的物体,清理出直达咽喉的通路

 

然后是第三刀!

白色的猛禽伸出了利爪。

 

[我才没有害怕啊,我才不怕呢……教会里晚上有时也有那些东西啦。]

鹤丸国永前跳几步缓解了冲力,站定时垂下眼睑,信手振血纳刀的动作宛如羽翼逐次收敛的白鹤。

 

于此同时少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,重复着自己并不害怕小声地安慰。在鹤丸国永意识到的时候、或者更准确地说,在他意识到之前——听见少女声音的时候,他肃杀的表情就收拢起来,唇角挑起、染上笑意的时候又恢复了之前一贯的、被同族诟病的轻佻。

 

[好好好,你不怕你不怕。你是不是又跑到花园里了?还是赶快回去吧,晚上是‘老鼠’出没的时间哟。]

 

鹤丸站在原地,任凭风他白色外套的衣角吹得猎猎作响,他的身后是今夜倒下的敌人,加上刚才击杀的,一共是六十六名。

 

红色的月亮悬于天际,他却想着另一边的少女是怎么样的呢?

 

她是否有着海藻一般的发,有着白皙柔软的脖颈,穿着白色的教会裙装,提着一盏明明灭灭的灯,在黑夜中走入花园,只为专心地听见他的声音?

 

[那么……晚安?]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双箭头,鹤婶。

鹤丸是吸血鬼。

开头四句歌词来自EXEC_FILP_ARPHAGE(听完你们就会发现我是个中二病……)

这系列的歌最出名的是EXEC_COSMOFILPS和EXEC_CHRONICLE_KEY,可能比较适合大众风格可以先听听。

[]里的是心声,鹤丸和婶婶在呼唤对方的名字后可以听到对方的心声,但并不代表想什么也会被对方知道。

预计是2w字左右,但是我是个没有具体大纲的人……

交锋这个名字是不是太……犀利了?我只是想谈谈恋爱(。)

我再写战斗场面我就是狗子!

黑色斗篷的女巫坐在床边,床上是层层的华美蓝纱,抹上了人鱼鳞片的粉末,黄昏之时便像是夜空与星星,风吹起时如梦似幻。

而月亮沉睡在床上,沉睡在层层的花瓣里,修长的双手交叠在腹间,握着一只永不凋谢的玫瑰。他精致的面容看起来安详又温柔,唇边还带着一抹笑容,好似只是做着一场甜美的梦,在太阳升起之时便会醒来。

女巫轻轻的摸了摸三日月的脸侧,呢喃却又似叹息。
“再等等、再等等就好了。”
“我一定会让你获得这世界上最宝贵的真爱。”

逆转睡美人

Dirty talk

三明婶摩的

逆转仙女pa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

男人的发梢滴着水,原本无色的水滴在月光下反射出浅浅的清冷,从水中破开的身体也覆着水,白皙的肌肤上时薄薄的水雾,水雾汇聚形成了水珠,顺着脊背凹陷滑下,经过逐渐收拢的有力腰线,最后没入水中的时候像是一颗人鱼的泪珠变成了珍珠,但珍珠原本的就是白色的,滑下的水珠染上的却是月色。

 

男人的发色是深蓝的,面容是俊美的,精致地不似人间应有的物什,浓密的眼睫有如蝶翼,末梢处还沾着水珠,轻轻一颤变是月光的晃动。但最美的还是他的眼睛,黎明与黑暗在他的眼中交锋争夺,却是一轮金月最终占据了眼瞳,形成绝美的色彩,眼波流转间便是一段缠绵美妙的月光。

 

我看了半晌,最终忍不住捡起了地上的那件宽大狩衣。

[抢走神明的衣物吧,那么他就会成为你的。]

 

可是我冲着村子的方向还没跑几步,就被带着凉意的身体扑倒在地上。

他的身体的湿的,还带着薄薄的水汽,他的身体是凉的,带着一段月光。

 

“啊呀呀,真是个坏孩子呢。”

“看起来有必要给予你惩罚啊……”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三明神明pa轮子

 

神明与少女神明的神域中,一开始是处于立于水面上的竹林,少女的身下是水中倒映的满月,身上是深蓝的神明,水中的圆月随着三日月和少女的动作破碎又复合,等神明在少女的体内注入神气,又换成下一个场景,天上的月亮变一个月相。

下一个场景是三途川的彼岸花海,花瓣被碾压出汁水,两人的身体也染上浅浅的红。

再下一个场景是祭典上的御神舆,巫女们起舞神乐,人们前来祭拜,神明却在与少女纠缠。

然后又回到了竹林,月亮已经变成了新月,等神明再一次注入神气的时候,就变成了完整的月食,神域堕入黑夜,无上♂欢愉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辆车真要是能开出来得是年度巨献……我觉得是开不出来了。

不用担心爷爷的体力xxx,他是神明。不用担心婶婶的体力,神明的体♂液可是无上宝物,补充体力轻而易举(。)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声优pa轮子

 

三日月与粉丝的互动,在家用YY之类的语音软件说话,念到某些正经戏的时候,婶婶突然趴下去给爷爷口……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还有就是看花丸第五话ed的脑洞,爷爷再看庭院中的夜樱,花瓣吹拂在脸上的时候闭上了眼,却被婶婶推到在地上。

地上是一层层落下的樱花,倒下去的时候,像是下了一场樱花雨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后和正文相关的摸鱼会附在正文下面,没有正文相关的就月末做个一起的整理

Dirty talk

三明婶

星际paro

军装paro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舰艇在缓慢前行着,在黑暗的宇宙、在大大小小的光点里穿行,像是深海中的一条鱼。

 

宽大的舰长室里是三块巨大的光屏,即时地播放着舰艇周身的情况。然后是智脑收集了光谱,做出具体的分析后,再将报告传送到男人手边的光屏上。

 

男人穿的是贴身的黑色衬衫,平日穿着一丝不苟的军帽已经不知道掉落在哪个地方,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也早就被解开,然后是被扯开的深蓝领带,再然后就是白皙柔软的少女,软绵的手臂分开勾在他的颈间,双腿也分开,跨坐在男人的腰间,清秀的脸蛋染上了浅浅的粉,眼里是水光潋滟,渴求男人的垂怜。

 

可男人看起来有余裕地多,他的漂亮的眼睛看的是手边随身的光屏,那上面显示着附近小行星光谱分析的结果,一条条都是完全的数据,三日月轻轻地滑动指尖,AI便会流畅地显示下一条。

 

少女难耐地磨蹭着,腰间禁锢的手让她不能够大幅度地活动,只好一点点地寻求快慰。

 

光屏突然晃动了一下,是少女的动作导致了AI误判。

这原本只是件小事,三日月挥挥手便可换回。然而下一秒,她被男人掐着腰猛地按下去,从喉咙里迸出一声小小的尖叫。

 

耳边是对方温热的吐息,眼中有着新月的男人低头靠近她。

 

 

“呀……真是个坏孩子呢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不写正文感觉别人提起我的时候就会说“就是那个摩的车手”

……

正好最近摩的开的比较多,没油了,这篇也写的没啥感觉。那就收拾收拾准备正文了。


博爱的小天使有着可爱而清秀的脸庞,白色的发像是柔软的云彩。

他引导世人,传播福音,千百年来日复一日,未曾出过差错。

 

直到有一天,他已经习惯于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女孩的身上。女孩有着白皙而柔软的肌肤,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,贴的近时,就能看见她脸上细小的绒毛。

 

像是神庭前苹果树上最鲜嫩的枝叶,白发的天使摸摸自己跳动着的心,想了许久却只能做出这样贫乏的比喻。

 

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呢?天使并不明白。

 

直到有一天,他终于忍不住内心的诱惑,伸出手去触摸女孩的脸颊。

 

真是柔软啊,柔软的像是云朵,却温暖地像是太阳。

可是在下一刻,还未等他回味那样梦幻的触感,神罚落下,纯白的天使在火与血中堕下神坛。

 

身后的双翼被蛮横地撕扯而下,血液从撕裂的伤口涌出,随着受伤的天使一同坠入深渊。

 

是爱啊,我爱着她。

天使忽然明白了。

 

博爱的天使生出自私的爱欲与占有,从撕裂的伤口生出黑翼,在剧痛中拔长身躯,成为成年的男人,成为堕落的天使。

 

“我的爱人,我必将来迎接你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习惯性带入爷爷但是发现鹤球和这个pa相性特别好!!!!!

不知道能不能成为企划……

鹤球掌管七宗罪的啥好……?


天使,一般在典故中以小孩子的形象,出现,所以开了这个脑洞。天使懂了自私的爱与欲,便堕下神坛,成为男人

【刀剑乱舞】【三日婶】神明(3)

三日婶

古代paro

前篇神明(1)    (2)

这个系列没有具体的主线剧情所以只是间歇性地片段糊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走在手执灯笼的最前的,是由最有资历的老人们推举出的年轻人。手持着巨大的红漆长杆,长杆上挂着的是灯笼,跳动着的烛火映出外层纯白的纸面,一边的灯笼上是神社的名字,而另一边的灯笼纸面上则绘有两道新月。

 

年轻人的身后是神社中资历最老的巫女,而她的身后是整齐队列着起舞的年轻巫女,踏着红纽草履,头戴的金冠和花簪在黑夜中闪闪发亮,反射出热的灯笼火和冷的月光。一手拿着神乐铃,踏着鼓点摇出哗啦啦的响,另一手拿着扇子,展开金色的扇面晃出女孩们娇嫩的脸蛋,随着鼓点和哗啦啦摇动的铃声,白皙手腕转动,又翻出银色的扇面,而扇面上又是两道银色的新月纹闪闪发亮。

 

女孩们起舞,白衣的大袖翻飞、红色的绯袴也在翻飞、千早上的鹤纹仿佛要突破那一层织物,手里的神乐铃摇动出清脆的声响,扇面翻动形成金银二色,身后被白檀纸包裹的黑发也在起舞,发尾在空中划出动人心弦的弧线。

 

然后才是十六人所抬的御神舆,雕刻精美的顶上是明珠,用掺了珍珠粉的颜料绘上明月圆缺的渐变,边沿之下是一圈的红纸灯笼,照亮了内里层层的轻薄蓝纱,蓝纱并不长,只遮住了神舆内里的二分之一,因抬舆人轻轻地晃动也交叠着晃动,层层叠叠好似变化的云雾。

真正遮住了内里的是一串串的珠帘,珍珠或是水晶被打磨地光滑圆润,大小齐整被串起垂落在御神舆的沿下,遮住了内里,随着蓝纱一起晃动,碰撞出的声音好似风铃。这时才能从缝隙里看到内里朱色的底,和背后新月的绘卷。

 

我在祭典上逛了两圈才终于感到疲累,随手包了祭典上的小吃就往御神舆赶。三日月留在身上的术还算好用,人群自动为我让开道路,被动地忽略与我有关的东西。眼中有着新月的神明将我抱上离地一人多高的御神舆,俯身时珠帘碰撞而出的清脆响声有如玉石,却也没有人回过头多看一眼。

 

蓝色的裙裾和白色的大袖纠缠在一起有些突兀,我才发现三日月竟换了一身衣服,原本华美的深靛暗纹狩衣换成了纯白,只有金纹还在原来的地方。白色的织物柔软而样式简单,黑与白的简单二色在这御神之所的祭典,却也显得一种不一样的庄重。

 

那些巫女们开始吟唱起来,歌声顺着空气飘荡进神舆。我分了神去听,听她们歌唱。

 

【神呀,神呀,请侧耳倾听。】

【我并非想要贪图您的垂青,只想请您看看这美丽的城池。】

 

少女们的声音清灵好像山中的精灵,汇聚在一起形成不可思议的力量,也动听地不可思议。

 

“啊呀呀,小姑娘是忘了我吗。”熟悉的嗓音从身前传来,我又觉得三日月才是最能被称为不可思议的,美的不可思议,不是人间应有。

 

他也的确不属于人间。

我有些好笑自己又迟钝的脑经。

 

三日月正半阖着眼睑看我,眼中是黑夜与黎明的交锋,金月沉睡的故所。我伸手抚上他的脸侧,指腹下传来细腻的触感,他蝶翼般的眼睫眨动,便流露出一段缠绵月光的曼妙。

 

他是神呀,正坐于御神舆之上,观赏自己的属地。

 

“怎么会?”我笑笑,从怀里拿出了纸包,两指捏住一个团子,三日月便俯身就这我的手咬住,真不知是会意还是自我主义。

 

可是这都没关系。我这么想着。

“我只会呆在三日月的身边,又怎么会忘了三日月呢?”

 

 

御神舆还在轻轻地摇晃着,直到目的地之前都不会停下。因为人们相信这样就能把庇佑他们的神灵摇醒,可他们并不知道神灵真的到来了,清醒地坐在御神舆之上看着他们的城池。

 

我却觉得这像是我所乘坐过的竹筏,顺着水流慢悠悠地随水而下,晃晃悠悠却也平稳。不过那时我可没有现在的闲情逸致,只想着如何逃脱死亡的命运,不过那也是我与三日月纠葛的开始。

 

旅途的劳累席卷而上,我蜷缩着枕在三日月的膝上,感觉到他的手慢慢地穿过我的发间。耳边是巫女们的轻唱,眼皮越来越重,最后沉入了梦乡。

 

【神呀,神呀,请侧耳倾听。】

【我并非想要贪图您的垂青,只想请您看看这美丽的城池。】

 

 

 

“御神舆上,真的会有神明吗?”

在许多年后,一位年轻的巫女询问着,可谁也没有说话,因为没有人见过神明。

 

“或许是有的吧。”

只有她的老师,年轻时因灵力充裕纯净而被选拔为巫女的头领,而现在已是一位年迈老人的巫女回答了她。

 

年迈地巫女眯起眼回答着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
她想起在许多年前,她还是个小姑娘。踏着红纽草履,穿着鹤纹千早在黑夜中起舞神乐,手里的铃晃出悦耳的响,她手中的扇面金银二色,她的金冠和花簪在黑夜中闪闪发亮。

风吹起了御神舆的珠帘,那一瞬间她看到白色的神明和枕在他膝上的蓝衣少女。神明的面容早已模糊,却还记得他的眼神温柔又怜爱。神明的手从少女的发间穿过,拂上少女的肩头,那些织物就变成与神明相同的白色,只余金色的新月纹路一成不变。

 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日本祭祀不是特别清楚,依仗是我瞎写的。

那两句歌词参考了EXEC_COSMOPLIPS

 

越写越觉得像结婚……虽然御神舆感觉avi也不错

看过刀音的可以脑补神社的那个白衣: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神乐,神乐,起舞神乐以悦神明。

巫女们起舞,年轻人抬着神舆走过神的属地。
神明的欢悦,却并非来源于此。

“哎呀,有什么好害羞的呢?”
串串珠帘与层层叠叠的蓝纱后,是白衣的神明与白衣的少女。

“你原本就是被献上,以取悦我的。”
“打开双腿吧,我也会给予你欢愉


Dirty talk

这次不打tag

三明婶

尝试男方视角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内室中女孩醒来踩在地板上的浅浅足音三日月很早就听见了。

 

他的和室一贯寂静,没有人会、也没有人敢于大声喧哗。他处理文件时便也只有纸张翻动的音节,相较于此,只隔了一面幛子门的、女孩赤足走动的声音就变得清晰可见。

 

女孩的脚柔软又细腻,柔软并不是单纯地指动物细胞的可塑性,踩在坚实的地板上因受到阻碍而变得平整的排列,然后又因为温热的体温留下薄薄的水雾,离开的时候皮肤小小地、轻轻地黏连在地板上,最后因为主人的意志分离,像是徒劳的挽留。

 

他甚至觉得女孩的浑身都是柔软的,明明成年人的身体有那么多的坚硬的骨骼,脊椎、手臂、大腿、颈椎,却又能被他弯折成不可思议的弧度。脚掌被握在手中便绷紧了脚背,从脚踝到脚背,再到脚趾,绷紧成流畅的弧线,指甲根部的颜色催生着蔓延而上,像是浅浅的粉。再握着她的脚往前推,她的小腿就不得不与大腿紧贴,好给自己挤入她腿间的身体分割出足够的空间,肌肉用力拉扯着骨骼,勾勒出漂亮的力度线条,又因为紧绷着用力而微微颤抖,像是将自己献祭给恶魔的少女,假装拥有着足够的勇气,闭上眼时眼睫却颤动地像是蝶翼。

 

她并不瘦,却也匀称。年轻的肉体紧绷而富有弹性,却也娇嫩。指节用力按住她的皮肤便会退让出贴合的弧度,离开的时候又委委屈屈地恢复原状,只是印下浅浅的红色。若是在她身后抓着她的纤细的腰肢或是双肩,亦或是白皙的双臂,迫使陷入柔软床褥的女孩撑起身体贴合他的身体,第二天便会在原处浮现出深深浅浅的指痕。

 

他这么想着,忽然忘记了自己面前的文件说的是什么内容。那是今天急需的文件,深青发的男人又不动声色地收敛了思绪。

 

幛子门被拉开,底下的轮划出咕噜噜的声响。

 

这次从醒来到来开门的时间有一些长,三日月这么想着,抬头随意地看了一眼女孩,却咂摸出不对的意味。

 

她穿的是他深青的衬衫。

男性衬衫对于女性来说肩部过于宽大,女孩这么穿在身上,宽松的意味便被放大。他丝毫不怀疑女孩的里面是空无一物的,因为良好的视力让他看见顺着女孩的大腿慢悠悠地流下,滑出了衬衫下摆的东西。

 

他想起晚上的女孩是湿热的,柔软的身体可以被他摆弄出足够美丽的姿势,腰部的被曲线拉扯地惊心动魄。嘴里是不成调的叫喊,咿咿呀呀地毫无意义,可空气却被她点燃地灼热,像是吉原里的透过纸笼氤氲而出的烛火。

 

他看着女孩走过来去拉扯他握笔的手指,掰开一根便含进嘴里,用湿热的口腔温暖它,上上下下的吞吐,又间或用牙齿轻轻地咬,用舌头轻轻地舔舐,觉得够了才吐出,又去掰下一根手指,让他湿润的手指在空气里被肆意掠夺着热度,带来微微的凉。

 

三日月动了动手,被舔舐过的手指触摸上肌肤的时候有着些许黏连的快感。就像在某些时候,他从女孩的绞紧挽留着的身体里带出那些晶莹的蜜露,离开的时候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,液体湿滑却又让他觉得黏着,然后再将这些系数抹上女孩的身体。

 

在笔掉落在桌面上发出声响之前,他把白皙柔软的女孩推在了黑漆的办公桌上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男方视角,暴露了自己的某些癖♂好


【刀剑乱舞】【三明婶】烛火

Dirtytalk

现代pa

电车妄想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情况似乎有些糟糕,不论是什么意义上的。

冬日的空气有些寒冷,街上的人们呼出一片白雾。可是电车上开了足够的暖气,寒气止于车外,不甘愿地在窗户上凝结出一片片的冰花。

我原本单纯地庆幸于电车的温暖,此刻却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意味的心情。

身边三日月的精致面容不知何时染上了绯色,像是身体中的酒精蒸腾氤氲出薄薄的雾,惹得眼中的新月水光潋滟,如有花瓣落于水中,一波一波地荡出若有若无的波纹,不轻不重;又或是一只慵懒的猫咪,柔软的掌下是粉嫩的肉爪,用尾巴尖最柔软的毛发一下一下地轻划过你的手背。

公司聚会结束的时候,我看着他一如往常的面容便以为他再清醒不过,最终选择了搭电车。未成想才行驶了一两公里的距离,就形成了这种情况。

深夜搭车电车的人并不多,大部分都是加班的上班族。可人也并不少,至少我和三日月并没有找到座位。

电车行驶地还算平稳,三日月勾拉着上方的扶手,身子虽有些摇摇晃晃,却还未到摔倒的地步,但我还是分出了更多的心思留在他的身上。

他穿的还是上班的西服,经过闹哄哄的聚会也只是印上了些许的褶皱,领带倒是有些松散,被扯开歪在一边。我忍不住去想他垂着潋滟的眼,伸出的手肌理白皙温润,寸寸可用羊脂相媲,而手指又是骨节分明而修长,指甲的根部泛着浅浅的红,扣进黑色的领带里,用力扯动的时候勾勒出漂亮的手部线条。

黑白分明,又带有力度的美。
真是要命。

我知道很多女同事都喜欢他,在茶水间的空隙里偷偷讨论他的每一点,然后将话题引向暧昧的方向,再心照不宣地笑起来。

他太过昳丽了。平日还会安慰自己遥不可及,可现在他氤氲着薄雾的脸颊和眼中潋滟的水光,简直在勾引人做些什么。

车上有很多人看了过来,我随意地撇过去,果然是个女人,手不停的在屏幕上滑动,估计是在和朋友们分享这一场不可多得的艳遇。 

三日月勉强支撑着,似乎有些困顿。半阖着的眼越来低垂,快要合上的时候才蓦地睁开,浓密的眼睫像是蝴蝶飞舞,又复敛翅垂落。

不知何时我已经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,电车忽的刹车,左手感受到握住的栏杆传来的拉扯,我才倏地拉回了神志。

我立刻反应过来去拉三日月,不想他直接倒在了我身上。原本勾拉在上方扶手的手也滑落下来,指尖离开的时候,像是引颈的天鹅。

“啊呀呀……”我手忙脚乱地只撑住他的身体,却听见他在我耳边低语,呼吸和言语间的吐息吹拂在我的耳侧,我却闻出了朦胧酒精和虚幻的荷尔蒙气味。

 

淡淡的,像是悠悠的茶香。

 

我侧过头去看他,却只看见他眼尾蔓生而出的薄红,像是古时里吉原的灯笼,透过薄薄的纸,生出的跳动烛火。

在那些烛火里是美丽的艺伎,柔弱无骨的手上涂着艳丽的蔻丹,勾弄着男人的后颈,然后倒进柔软的榻榻米,嘴里是咿咿呀呀的吴侬软语。

 

我没听见艺伎的轻语,却听见了三日月的声音。他的声音是低的,又因酒精摩擦出含混的性感。

“……要麻烦小姑娘了呀。”

 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日常想日♂爷,醉酒可不能错过(。)